欢迎浏览孔祥红律师网!!

刑辩资讯:
首页 > 法律资讯  > 刑辩资讯

刑事辩护应注意的问题

来源:www.bjlawk.com 发布时间:2021年01月28日
即使是律师,你接受当事人的委托时,你要为当事人的利益去辩护,你也要服从判决,你也要服从司法的权威。不能因为你是一个辩护人或者代理人,你就认为这个司法判决有问题,但如果是真的有问题就不说了。如果没有问题,你只是为了给当事人一个交代,会引发很多问题。
1、不要总是做无罪辩护
在多宗案件中做轻罪辩护和量刑辩护可能还是最理想的。一个案件经过公检法部门,经过了法院,如果是无罪的,它怎么能进行的下去呢?公检法的人不可能都是不懂法的人,对不对?所以不要做无罪辩护。
有一些无罪辩护,是我们自己的思路出了问题,比如说:意识常态喜欢这样辩,我当事人的行为是不当得利,所以不构成侵犯罪、不构成盗窃罪、不构成什么罪什么罪。这个逻辑关系就错了呀!不当得利和刑法上的犯罪不是对立关系!
当然我们有的写的相关意见也在做参考。被告人的行为不是不当得利而是什么什么,这个辩也是错的。北京重大刑事辩护律师你要知道,民法和刑法都是对立的,虽然一个是公法,一个是私法,但是民法什么都管,民法可以把任何公的事情变成私的事情来处理,但是刑法是不可以的。那你说侵占遗忘物叫不叫不当得利,大家讲,那能一致否认构成侵占罪吗?你不能这样说,对不对。还有人说,对遇到一个伤害罪,当事人的行为是侵权行为,所以并不构成杀人或者是伤害罪。他这种行为不叫做侵犯行为吗?他当然叫啊,对不对,很多人都是这样辩的呀,但逻辑都是一样的呀,对不对?由于时间的关系,我不能讲的很详细,所以不能举很多例子。
2、不要离开构成要件归纳案件事实

我为什么特别讲这一点,我觉得有的律师写的辩护词,他就把这个事实按照通常的用语去做一个归纳。不考虑这个事实的对立构成要件是什么,这个事实符不符合这个构成要件,比如说人家起诉这件事,受贿或者滥用职权,但是我的行为就只是滥收费,就是滥收费,我滥收费怎么就构成犯罪呢?

因为你滥收费,这个归纳方法是不合适的。如果这样归纳的话我可以什么行为都无罪,你们相信我。举个例子,一个人经过谋划杀了十个人,我说这是谋杀,刑法没有规定谋杀罪,只有普通杀人罪,所以法律没有规定不违法,那我由于反革命而杀死4个法官,但是刑法并没有规定,因为在1997年就已经废止了所以无罪。
那我们可以这样讲么,我们是不可以这样讲的,你说他无罪的时候,你就只能说构成要件哪一个不具备哪一个不符合,你不能用另外一套法来说我的行为是什么事实,这个我觉得是不合适的,这一点啊,不只是律师的问题,实际上我们司法界很多学者都有这种思维。就是说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归纳案件事实。
3、不要过于相信被告人的辩解
很多律师过于相信被告人的辩解,这个不好的。被告人的立场,就决定了他通常不可能把对他不利的事情告诉你。学法律的人要知道,没有证据证实的话是不要相信的。我自己养成的习惯是我自己的亲戚朋友跟我说刑事案件的时候,我绝不会全部相信,这就是一个习惯。
这是他的立场决定的。比如说自己受到刑讯逼供,而实际上他还是好好的,你就直接说他受到了刑讯逼供,这是没有任何证据的。我们处理案件的时候,很多时候都是说被告怎样怎样,而实际上我们不能够十分相信被告的话,否则的话我们会很冒险。这种时候,你可以问被告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你所说的话。同样,你给被害人做代理的时候,你也不要完全相信被害人说的话。
4、不要对司法人员做有错推定
我发现有的律师总是习惯把无罪推定挂在脸上,把公检法的有罪推定挂在嘴上,这是矛盾的。
反过来说的话,公检法人员也不要对律师采取有错推定,无论是对哪一方都不要做有错推定,因为这种有错推定会导致你忽略一些问题。
5、不要给司法机关添麻烦
作为律师帮被告人辩护,你是有目的的,你是要以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利为目的,而不是给司法机关添麻烦。这个在心理学上被称为目的健忘症,做一件事,做着做着把自己目的忘了。
就是朝着另一个目的去了,另外一个目的其实不是他的目的。举个二战期间的一个例子:有个部队去修桥,修桥的目的就是为了过去打败敌人,桥快修好桥了发现过去打不过敌人,反而敌人过来要把自己打死,所以就下令把这个桥给炸了。然后这个人想不通了,说我好不容易修个桥,你又让我炸掉。可是不炸掉别人就要过来打你了。
你看目的健忘症,然后忘了当初自己的目的。他就非舍不得炸,你不得不炸嘛 ,你不炸怎么办?再说个真实的例子,司法机关找鉴定机关做了个鉴定,可是庭审的时候没有那个委托鉴定书,这没有委托书啊有的律师就抓住不放,没有委托书第一他补一个很简单,第二难道是这个鉴定机构自己主动做的鉴定?肯定是由于被委托才做的这个鉴定,被委托才会给鉴定的,你说这有什么意义?完全是给司法机关添麻烦。
6、不要用大话空话原则性的话去辩护
换句话说,你的辩护要提出具体的观点、具体的意见。我看到有的辩护词,律师就说,如果这个行为也要定罪的话,是对社会主义法治的极大破坏。要是定罪的话这话有什么意义?那如果这样,法官也可以反过来说,这个罪要是定了的话,就是违反了刑法的谦抑性,动不动来句社会危害性很小啊。
 这个罪定的话,违反罪行法定原则。这话都没有意义,你想你这样说的时候,公诉人完全可以这样说。因为你完全没有提出具体的意见,最大就是可以在法庭上渲染一下气氛,让当事人家属听着高兴一下。这我也能理解。但也不能全是这话。被告人亲属他希望你这个辩护人在庭上声音能压倒一切,可是声音能压倒一切吗?空话能压倒一切吗?
还是像我说的,还是要看具体的定义。就像我说的哪点不符合,我就抠哪一点,三点五点都不符合那怎么可能?一个构成要件也就那么几个要素,还都不符合,没有必要。法官、检察官你要有一个观念,就是不能觉得就只是差一个要素,我就勉强可以定了。
差零点五个你都不能定,差零点一个你都不能定,对吧? 你不要让辩护人讲很多道理,只要律师抠那个点就行,一个道理成立你就要采纳。
7、不要只是找法律司法解释的根据,也要善于说理
要跟检察官法官说的就是,你也不要只是因为人家律师说的这是一种道理、一种学说,你就去否认。有的法官动不动就讲你这只是一种学说,我不采纳。难道你采纳的不是学说?当你说这是秘密窃取,定盗窃的时候你实际上就采纳了一种学说,你不可能不介入学说、不介入理论,直接根据法条去定罪量刑,不可能。任何法条都是根据解释的,不介入学说怎么可能定。
我接过一个案子说一个人信邪教, 有一天把他父母妻子十四岁的女儿都杀了,说是为了让他们过上美好的生活。说他有精神病要不要做个司法鉴定,鉴定什么啊,你问他自己为什么不想上天过美好的生活,所以说理由还是要讲的。国外的判决大部分是讲理,除了证据就是说理。国外没有我们国家这样的司法解释,英美只有判例,不像我们大陆还有类似于立法的司法解释。
8、不要在辩护没有成功的时候说对司法不利的话
如果在刑事诉讼上来讲的话,在任何国家辩护成功都是少数的,尤其是把有罪辩无罪,在任何国家都不多见,至于我们国家这样的就更低了。至于量刑就不好说了,日本的量刑是具体的。

相关文章